12 June 2009

出路

2009年6月3日,考完試的那刻,我欲哭無泪,我作不完,已完成的對不對還是個未知数。。。
我用尽一切心思準備的,就在那瞬間化為鳥有。我計劃的一切可能難以兌現,如果及格的話,我可以専心在9月的project submission。然後,拿到文凭,終于可以找分新工作、換個新環境。
12月不必重考,也可以帮媽媽筹备哥哥的婚事。現在看来我所想的,尤其是重考應該是必然、新工作的話也不可能了。
2009年6月4日,Y打給我,我哭了,我也不明白為何我会哭,還哽咽得説不出話来,有那麼難過嗎?可能把連日来受的圧力等等全部宣泄出来。是的,全是情緖的問題,我的理智和平常心跑到哪裏了?!我決定好好冷静自己,是我的問題。
2009年6月6日,義工活動譲我変得有活力些,原来我還是可以作有意義的事。
2009年6月9日,胡思乱想,寫了有的没的。。。
2009年6月11日,晩,決定作心霊沟通,把所有放不開的、想不通的,通通拿出来。突然想学長生学, 帮有病痛的人.也想学心霊沟通和生命密碼,以後可以帮助有情绪問題的人.

2009年6月10日,老板用我作了擋箭牌,我想遠在日本的上司,應該視我為眼中釘,我無法解釋。也好吧,反正我本来就不想待在這裏,新工作是遅早的事。如果是以前大概我会很不開心,但是现在竟然謝謝他用我当擋箭牌。要開始找新工作了,加油!

2008年11月11日,医生説有個瘤在我身上,雖然它很小,不到1公分,但它有可能是悪性的,也就是癌症。当時,我不知道要怎様面對,因為我一直以為我很健康。我崩潰了,無法接受。對一向来主張健康養生的我,是多麼可笑的事。要怎様調適心情?12月要考試了。西医説它不会消失、中医説它会消失,結果我吃了四個月的中薬,反正医師説可以順便調理我的情緖。
2009年6月11日早上,医生看了報告,説congratulation,case closed, discharged, you can go and celebrate.我可以不必回医院検査了。這是個奇跡,如果是癌症的話,它不会消失,它会慢慢在我的身体裏長大。也許它是良性的,但它還是会一直存在,因為很少会消失,現在它完完全全消失了。我想是中医救了我,這是我作義工的福報。

突然間所有問題有了明確的方向,心情変得好平静。對于及不及格,我想不重要了。大不了哥哥的婚礼後,我緊急備考。

11 comments:

Corinne said...

嗯,这些日子,难为了你。
lemontea加油哦!

海市蜃樓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海市蜃樓 said...

命裏有時終須有,其實一切已經安排好了。

feiyifan said...

经过了这一切,个人的想法一定会有所改变!希望你以后都过得很健康很健康~

donlim said...

学会放开真的不容易,继续加油哦!

潇洒走一回(少俊) said...

未来的日子,加油!

harriet aka 晴 said...

无论什么,人的健康是最重要的.
心智是,健康更是.
走过低潮,自然会顺利.
或许现在才知道你生病的事显得身为朋友的失责;但是能知道你健康起来,却是最大的快乐.
祝福你健康快乐.
(一个人想要豁然开朗和真的豁然开朗是不一样的,不过也不用向谁交代,只要你自己好好的,就好了.)

沈伊 said...

加油·努力!! 祝福你啦。

LeMontEA said...

Corinne:我還好,謝謝你。

海市蜃樓:也許吧!只能活好当下。

feiyifan:謝謝你,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

donlim:對,其實最難的是明知道要放開,却不知道要从何下手。結果我選擇不聞不看不説。

潇洒走一回(少俊):謝謝,你也要加油!

晴:em,連我爸都不知道我生病的事,因為我不想別人為我担心,所以你不必覚得失責。這件事對我而言已過去,要不然我也不会寫出来。謝謝你,我会好好地活着,大家一起加油。我継續神経線接錯,哈

伊姐: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鼓励我,当我最需要朋友的時候。

munwey said...

怪不得遇到你时,心事重重。却来不及问你,未来的日子里要更加油咯!(我也可能要在12月重考)

LeMontEA said...

哈,我看起来心事重重?

考過就不要想了,我們一起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