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 September 2011

心病

旅行回来了,出發前,心裏下了決定,也得到家人的支持
旅程中,我没有再想起這件事,因為玩得太開心了。
回来後,終究要面對棘手的事。

問題是我不知道要如何開口,做壊人。
原来做壊人更難。

3 comments:

Jackie Teh said...

干嘛要做坏人呢?不做不可以吗?

海市蜃樓 said...

去邊處嚟啊?

LeMontEA said...

Jackie Teh:環境所迫,人在江湖

海市蜃樓:中国